守护射手宫

入戏(二)

南巷:

Chapter2


        李易峰有时候会想,自己大概有一天,就会失了原来的自己。


        现在也想不太起最初的心境,只记得自己为出道而坚决的呐喊,走到了这个程度,头顶着镁光灯灼热的温度,光芒万丈,前途似锦,也没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地方。


        不过是戏子而已。


        既然是戏子,那就不要入戏太深。


        他跟杨洋这么说的时候,那人正把过长的刘海拨到耳后,露出清清亮亮的眸子,听完后一双淡漠的眼突然溢出笑意,精致的眉眼一下子生动了起来。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好像又被调戏了,李易峰心想,正要甩脸走时被拉了袖子。那人眉眼弯弯,趁着化妆室没人飞快地把李易峰拉进怀里,在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换了认真的表情“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会把自己困在角色里出不来了,再也不会用看这个世界和自己唯一的联系一样看你了,再也不会被这种不属于我的感情误导了。


        “对不起。”


        说完面无表情地拉开两人的距离,深深地看了李易峰一眼后,转身出了化妆室。


        李易峰愣了,随即一种无力感袭来,心里竟挣扎着拒绝接受这个事实,最后只能喃喃地顺着椅背坐下。


        “入戏太深的,原来是我。”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李易峰看到这句话时,心里莫名地想起杨洋,心想这句话本身就有谬误,越是看得到,越是难以触碰。


        例如,杨洋就在我眼前,也像是隔了一个次元。


        似乎是感受到李易峰的眼光,杨洋转过头来,咧嘴 一笑,眼里干净得很,再没了原来的复杂情绪,然后转身和众人一起围攻魏巍去了。


        李易峰觉得自己真是作死,好不容易把别人劝出来,自己倒是搭进去了,不过自己为了他头疼,这货居然都不关心一下,不就亲个额头嘛,就那副皮相亲嘴也让你亲啊。


        所以说自己当初干嘛要把他拉回现实。


        后悔是没用了,想想对策吧。


        张智尧觉得李易峰最近看自己的次数逐渐变多,有事没事都盯着自己,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后来才发现是这小子的问题。


        最后终于被看得受不了,找到李易峰说“峰峰你要问什么直接问行不,我都快被你看穿了。”


        李易峰眨巴眨巴眼睛,被张智尧警告“卖萌可耻”后,弱弱地问“尧哥,你看我像不像入戏太深啊?”


        张智尧白了他一眼“得了吧你,一点都不像。”


        奇了怪了,李易峰心想,既然我没入戏,那我对杨洋是怎么回事。


         “尧大,要是你对和你一起演过戏的人有了很特别的感情,现实中他亲你你也不反感是怎么回事?”


        “不就是喜欢人家咯,小兔崽子你喜欢上谁了?”


        “可那是戏外啊,我向来分得很清楚的。”


        “你忘了有个词叫假戏真做吗?”


        李易峰无言以对。


        正打算甩了尧大自己去想想,张智尧突然抖着手指着他“你难道。。。?”


        李易峰吓得要死,不会被发现了吧,万一尧大一激动告诉杨洋可怎么办。


        张智尧:“你小子不会喜欢糖糖吧?”⊙▽⊙


        李易峰:“。。。。。。”←_←


        李易峰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魔障,好歹是活了二十七年的人了,也不是没谈过恋爱,看到那位91年的小鲜肉左胸里的那颗小心脏还是扑通扑通地狂跳,演戏时被抱一下都要跳半天,纯情得跟初中的小男生似的。


        真是越活越过去了。


        这么想着,蹲在地上吃着玉米棒,眼睛小心翼翼地瞥向那人站的地方,结果被碰到蟑螂尖叫的唐嫣分了分神,咬了一大口玉米还没来得及嚼完吞下去,腮帮子还鼓鼓的,把目光收回杨洋那里时差点咬了舌头。


        卧槽你脱衣服是怎么回事,你裸上身走过来是怎么回事,你还甩刘海是怎么回事,刘天佐你在哪,张智尧你在哪,魏巍你在哪,来护驾护驾,小爷顶不住了。


        李易峰觉得自己可能会忍不住扑上去,偏偏杨洋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走到李易峰面前蹲下“峰峰,我也要吃玉米。”


        妈的,能离远点吗,劳资要流鼻血了。


        李易峰一旦遇到喜欢的人反应就会慢半拍,心理活动变多,对着杨洋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的样子半天都没回应,结果杨洋淡定地抹了抹鼻子“峰哥你能不卖萌吗,我要是流鼻血你来负责咩?”


        李易峰这才反应过来,刚要说话才想起自己玉米塞了满嘴,唔唔唔好几声指手画脚地吓得杨洋跑出去给他找水喝了。李易峰喝完水,一脸严肃地对师弟说“你咩一句我就给你吃。”


        杨洋向来乖巧得很,眉开眼笑地“咩”了一下,还拖了长长的尾音,刚咩完就看到李易峰把玉米往自己手上一塞,说了句我内急就捂着脸跑远了。


        奇怪的人。


        跑得好快。


        冬季的清晨,薄雾还轻飘飘地浮在湖面,直到平时日上三竿时才能见到的太阳,出来后也增添不了几丝暖意,穿着加长的羽绒服依旧抗衡不了冷空气的大势侵袭,连原本湛蓝的天空也变得像未化妆的嘴唇一样苍白。


        拍了许久终于入冬,如此凄凉的境地,再下场雨剧组就可以改演《窦娥冤》了。


        李易峰把领口又裹实了些,被冷风灌入冷不防地一哆嗦,结果被扔了几片东西砸到羽绒服上,拿起来一看才知道是暖宝宝。


        东西的主人已经走远了,冻得再厉害脊背也是直挺挺的,穿上军装的话也毫无违和感。


        李易峰反倒不知道拿这东西怎么办了,自从玉米那事儿后就有意无意地躲着杨洋,这回明里暗里交集都少的可怜,那念头也该消停消停了,结果这点儿意思不但没减,反而一直压抑着还多了几分感觉,现如今连那人吃饭的样子都觉得可爱得紧,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面对这境地,纵然李易峰再怎么乐天派都不管用,一来俩男的凑一起想想就不可能,二来那人自从出了戏后就把自己当朋友了,压根儿就没那点意思,看到自己跟唐嫣嘻嘻哈哈都没反应,反而是那人约唐嫣上厕所的时候自己喝翻了好几个醋坛子。


        于是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也会在梦到杨洋的时候惊醒,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子拍戏,眼睛红得吓人,后来到了每天要滴眼药水的程度。


        迟早有一天会疯掉,李易峰想。


        拍了一场戏,身心都受到了摧残,要不是没过多久就杀青,恐怕连身体都会彻底搞垮。


        杨洋,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
        其实这一章挺崩坏的……突然就换了几种风格。
        相信我我真的一般不搞笑。
        这章咩咩的心理描写几乎没有,都是很大篇幅地在写峰峰的心路历程。
        只要拉你出来的人对了,出戏就不是难事,所以杨洋很容易地就被喋喋救回了现实,但是喋喋却在平时对于咩的关注中,隐隐生了一丝情愫,毕竟当你开始关注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往往就顺理成章了。
        不知所云,还有一章就完结了。

评论

热度(36)

  1. 守护射手宫南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