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射手宫

入戏(一)

南巷:

Chapter1


        最近天气晴了不少。


        有时从梦中醒来,周围是浓稠的墨色和枕边手机充电时固定频率闪耀的蓝光,脑海里一幕幕闪过的却是蜿蜒的雪山和山上终年不化的冰雪。


        现实里漫天的飞沙,落得头发上满是细碎的尘埃,从眼角蔓延出去的黄土,莫名地让人生出一丝烦躁感。


        “你是谁啊?”对面的男生眼睛睁得很大,唇红齿白与身下土地的干燥单一形成鲜明对比。


        格格不入。


        感觉自己突然就失了脾气。


        终究是南方的血脉,本该年少轻狂的性子也沾染了些许的温润,如同江南春季的细雨,不大不小,正好湿润了明亮的眸子。


        只是生活的几年来耳濡目染的不是浪漫的法国梧桐,而是字正腔圆的京腔,连带着那点儿正气,悄悄侵入到骨子里。在军艺的几年,风华正茂都献给了那一身军装和舞服,总是要比同龄人稳重些,只是那点儿温润,自小也没变过。


        慢动作地回头看着那个发声的人,也没眨眼,看太久眼睛不舒服,大概是泛了红,那人神情更加诧异,竟一时间有些出戏,直到导演喊“卡”,对面那人才收回了怀疑的眼神,走时却频频回头看了好几眼,大概是看出了点什么。


       


        又一连拍了一个多月的戏,杨洋越发话少了起来,只有在戏外很久,才开始闹闹腾腾地打球健身,李易峰看他的次数也逐渐增多,眼里总带着些防备。


        后来连身边人都看出了一丝端倪,张智尧私下里问过李易峰“你干嘛看杨洋的时候总是一副他要吃了你的表情?杨洋不挺可爱的吗哪里惹到你了。”


        李易峰哑口无言,心里只觉得不对,又说不出是哪里,只得一脸严肃地说“哦,他欠我十块钱没还。”


        张智尧决定,以后穷死也不要借这位铁公鸡的钱。


        不过张智尧还是本着剧组和谐的想法去找了杨洋,杨洋刚洗完澡,只围着浴巾站在他面前,张智尧心里感叹了一下小鲜肉的身材,然后苦口婆心地跟他说了前因后果,并说“杨洋啊你就把钱还给那铁公鸡吧不然全剧组就你们之间的气氛最奇怪了。”杨洋淡淡地听完,没什么反应,只是说“尧尧你今晚和我换房间吧,我好还峰哥钱。”张智尧爽快地答应了,不过临走时认真地说“杨洋,我知道你压力大,不过戏里戏外,还是要分得清的。”


         杨洋黑色的眸子突然里起了波澜,许久才沉寂下来。


         “知道了。”



        李易峰从浴室出来看到半躺在床上的杨洋时,着实是吓了一跳。


        杨洋看着第二天要拍的剧本,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尧大和我换房间了。”


        李易峰顿时有种进了狼窝的感觉。还没等他想好明天怎么整尧大,那人就合上剧本,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房间响起,却带了撒娇的语气“峰哥,你最近怎么不理我了。”


        那语气虽磁性,但是却软软糯糯的,配上杨洋那张不冷漠时剧组上下雌性生物都想捏一把的脸,李易峰好不轻易才定了定神,心说萌物才是这个世界上攻击力最强的生物。


        李易峰坐到自己的床上,连忙说没有没有。“可能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烦躁的很,没有不理你。”那人嘴角勾了个很漂亮的弧度,挑了挑眉看他“听说我欠你十块钱?”


        李易峰恨不得跑到大街上,对着川流不息的车流喊“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李易峰恶狠狠地说,“啪”地一下关了灯“睡觉,明天还有戏。”杨洋倒是乖得很,软软地说了句“晚安”就盖上被子没了声响,李易峰却翻来覆去老半天都睡不着,只觉得这杨洋最近怪怪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是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了。


        直到半夜还是睡意全无,感觉到对面的人已经熟睡,李易峰玩心大起,平时也没敢好好看他,于是开了床头灯,屋子里瞬间满是暖黄的光芒,小心翼翼地下床蹲到杨洋床边,看着这人的睡颜忍不住啧啧啧地感叹,不愧是个美少年。


        杨洋却突然开始皱眉,嘴微张似乎要说什么,呼吸急促起来,开始轻微地挣扎,甚至冒冷汗,额上的刘海被汗水打湿,脸色也苍白的很,大概是进入了什么可怕的梦魇。李易峰吓得不行,连忙摇他“杨洋,杨洋醒醒,别怕,快醒醒。”杨洋最后终于睁开眼,还带着一丝迷茫,看到李易峰后突然坐起来拎他的衣领。


        李易峰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天翻地覆,就被杨洋拎着领子提起来压在了床上,看着双手撑在自己两边压迫感十足的杨洋,几乎吓了个半死,差点失控地叫了出来。但是李易峰还是没敢动,杨洋现在就像一只受了伤却随时可以爆发的小兽,眼睛里风云涌动,像是蒙了一层移动的雾霭,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许久,直到李易峰觉得尴尬转开脸,正要挣脱开来却突然感觉到脸上一湿。


        李易峰惊讶地转回头来,只见那人神情悲伤,毫无血色的唇角呈现向下的弧度,眼里不住地掉下眼泪,正好一滴滴落在李易峰眼里,很快便盛满溢出来,眼泪落下鬓角的时候李易峰想,大概吴邪看到小哥的雕像时,身体也是僵硬如此,竟觉得这世界上什么都开始消失,只剩那个哭泣的人和落下的一颗颗晶莹的泪水。


        杨洋哭得没有丝毫的声音,只是睫毛浸湿了显得更长了一些,李易峰被带入了那种凄凉的痛苦之中,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想安慰他一下,就看到那人俯身下来,庄重而虔诚地吻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李易峰一惊,心里隐约觉得不对劲,心里想难道这人刚刚是梦到我死了吗,这个吻多少带着些失而复得的意味,李易峰向来对感情敏锐,一看便知。还没等自己做出什么反应,那人把头抬起,挪了下来,李易峰这回是真慌了,这小子还想亲嘴不成?


        不过杨洋倒是没李易峰想的那样,而是放松了抱住他,头埋在李易峰的颈窝里,大片的湿意充斥着肩头,李易峰突然就明白了什么,把杨洋的头弄起来,捧着他的脸“杨洋你醒醒,你是杨洋,不是张起灵,白玛没死,吴邪也没事,还有,我是李易峰,不是吴邪。”


        “你是杨洋,我是李易峰,你快醒醒,杨洋你快醒醒。”李易峰摸着杨洋软软的发丝,急切又温柔地唤醒他,这种时候的杨洋就是一张白纸,只能用哄小孩的方式来对付他,过了一会儿,杨洋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最后眼睛一亮,李易峰终于松了口气。


        杨洋一清醒就眯了眼睛看他,李易峰赶紧把手从他脸上拿下来,感到耳朵有些发烫,推开他就迅速地下了床钻进自己被子里装死,听到杨洋闷闷地说了句“谢谢。”李易峰才意识到他并没有在意刚才两人之间的暧昧行为,便正正经经地坐起来“你刚才到底梦到了什么?”


        “你不是知道吗?”杨洋摊了摊手“白玛死在我面前,吴邪被割喉掉下悬崖,我抓不住,一个都留不住,然后就被你弄醒了。”低下了头“那种感觉太真实太强烈,我连走出来的欲望都没有。”杨洋抹了一把汗“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易峰翻了个白眼“拜托我也是看完了《盗墓笔记》的人好吗,哥连番外都看了三遍!三遍!你见过这么有职业素养的演员吗!”杨洋忍不住噗呲笑了出来,目光稳稳地停在李易峰身上,李易峰余光敏锐地扑捉到,却没敢正视,只得低头看地。


        杨洋在梦里经历了张起灵失去母亲的痛苦,好不容易遇到让他与世界再次有联系的吴邪,却神奇的看到了张起灵本该看不到的一幕,吴邪的遇难,这双重的打击纵使是强大如张起灵一时也没法缓过来,何况是尚且年轻单纯的杨洋,杨洋这一系列举动,不只是一时悲迷,还是杨洋面对这些事的本能。


        黑暗里李易峰叹了一口气。


        终究是入戏太深。

评论

热度(42)

  1. 守护射手宫南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