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射手宫

措手不及(二十二)

制冷叽:

措手不及(二十二)




37




那天李易峰从医院里醒来后,迦茵是真的生气了。她看见青年憔悴的脸,硬下心来训斥道:“李易峰你是真不想混了对吗?还有你那个小情人,你行啊,把自己玩到医院来了。”


李易峰木然的瞪着天花板,觉得真是白的刺眼睛,他等迦茵说的口干舌燥,终于开口,轻描淡写的说道:“没有什么情人了,以后也不会有了。”


“什么意思?”迦茵问。


“就字面上的意思,以后我会是个好艺人,一切都会回到它应有的位置,无论是人,还是其他的什么。”李易峰回道。


迦茵反应过来,“你跟杨洋分手了?”


却见李易峰一手把被子扯到头顶,只在缝隙里钻出几根软毛,被子里的声音闷闷道:“我有点累了,你忙你的吧。”


迦茵站了一会,直到病床上的被子卷止不住的颤抖,她默默退出了单人病房。良久,被子掀开,露出一张被眼泪鼻涕弄的一塌糊涂的脸。


李易峰笑着,“真丢人啊!”能不能长点记性?


没有在医院滞留太久,只是身子虚,谈不上大病,当天李易峰就出了院。已经是初夏,李易峰仍然裹着冬天的厚棉被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出了一身的汗,李易峰却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他并非玩不起的人,既然一切都源于意外,自然长痛不如短痛,说来其实吃亏的应该是杨洋呢,被身边人的调侃话所误导,但信任的朋友兼前辈却自私的选择了接受,有时间,要跟杨洋道个歉。


这么想着,李易峰却有意无意的避开了所有两人有可能碰面的场合,手机里的联系人并未被收进黑名单,偶尔手指会在那里短暂的停留,然后就如同这芸芸众生一样渐渐湮没人海。既然来过看过,甚至拥有过,就谈不上后悔。


所以李易峰是有些期待今天的碰面的,给懦弱的自己一个机会,把问题解决,他还是希望多一个朋友的。


可杨洋说什么?


“你已经好了?”李易峰拼命压抑自己声音里的颤抖。


杨洋笑着冲他点头,这一定是自己的演技巅峰,他苦中作乐般想,可他就是个胆小鬼啊,想要一个能跟李易峰不那么尴尬的交往的身份。


李易峰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你看这个人,他说我爱你,就开始交往了,他说你骗他,于是自己就要把自己折磨进医院,现在他又笑一笑,说,他都不记得了。


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又这么残忍?




“李导,这一杯酒我敬你,提前预祝这部电影大卖。”


“这还要靠你和杨洋的号召力啊。”


“没有导演,再大的号召力有什么用?来,我敬您!”


李易峰说来就来,干下了今天晚上不知道第几杯酒,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喝的是白的、红的,还是啤酒?或许这些都不重要,他不稀罕这杯酒是哪个酒庄生产的,他只是想让这个东西进到肚子里,然后就会发生奇妙的反应,会放空他的大脑,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从脑海里消失。


跟在李易峰身后的小助理趁李导转身走开,鼓起勇气抢走李易峰的酒杯,助理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地看着自家的一哥,“峰哥,你不能再喝了,再喝该进医院了!”


李易峰也不知道想起来什么,借着身高优势按了按助理的脑袋顶,“你听没听过,酒能解千愁。”


助理快要哭出来,把对方又从桌上拿来的杯子放回去,“明天还有拍摄计划呢,峰哥你又想脸肿被训吗?”


李易峰眨了眨眼睛,在助理期待的目光下开口,道:“可是我觉得好像也没什么用。”


助理的手被强制性按在男人的胸口,小助理努力忽略掌下跳动的肌肉,快要窒息了。


“这里还是好难受啊。”李易峰说的十分认真。


“峰,峰哥……”根本牛头不对马嘴啊,咱俩脑电波根本不在一个频率啊!


助理还想说点什么,倒是李易峰先没撑住,捂着嘴开始干呕。


“啊,峰哥!”


李易峰推开她,“我去洗手间。”


他跌跌撞撞的出了门,包间里昏黄的灯光显得有些幽暗,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跟着李易峰出去了。




38




站在洗手间外便能听见隔间里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守在门口的男人有些嫌弃的皱起眉头,吐成这样,倒是有点影响胃口了。


可是随后从隔间里出来的青年立马打消了他不好的感觉,王总伸出舌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青年白皙的脸蛋染上醉人的酡红,连嘴唇都是艳红的颜色,偏偏有一张英俊又天真的脸,圆溜溜的眼睛蒙上一层水光,站不稳的跌进他的怀里。


“醉的不清啊,我扶李先生去休息吧。”


李易峰搞不清状况的点了点头,“唔,好。”


闻言,男人搂在李易峰腰上的手已经开始下移,只差几寸就能碰到那个挺翘柔软的地方。一股大力把他从青年身上扯开,转眼间醉的几乎失去思考能力的青年便倒进了另一个人的怀里。


身体本能的觉得这个怀抱舒服又熟悉,于是自发的搂着杨洋的腰,脑袋靠在杨洋肩上,一只手立刻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顶。


“乖,我带你回家。”


王总刚想生气,谁这么大胆子敢截自己的胡?但马上又有另一张俊美的脸吸引了他的目光。


“嘿嘿,你是杨洋?啧,你俩关系倒是不错,长得也合哥哥的口味,咱们虚的不说,我手里有几个不错的本子,你俩谁跟我走我就把这本子给谁,要是两个都……”男人意味深长的停顿。


杨洋被男人猥琐下流的目光恶心的不得了,虽然接收了不少来自未来的记忆,可一个在军校这种严谨而正直的地方出来的青年,怎么会容忍这种目光,甚至,甚至,他想到刚刚男人放在李易峰腰上却并不规矩的手,几乎想要剁了那只手。


王总没等来意淫中美人娇羞的点头,却在杨洋杀人般的目光下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后腰结结实实得磕在洗手池的大理石边沿上。


他摸了摸发凉的手腕,底气不足的恐吓道:“我,我告诉你,我叔叔是这部电影的投资人,你,你——”


“滚!”


怕招来别人,杨洋压低声音吼道。


李易峰毫无知觉的被他抱在怀里,直奔停在酒店门口停放的车。




厕所里,男人对着镜子整理衣领袖口,眼里遮也遮不掉的愤怒与怨毒。那个眼神,那个眼神,仿佛在看什么恶心的废物的眼神,凭什么,为什么?


不过是个戏子,他想,不过是个戏子!居然敢给他甩脸色看,怎么敢,怎么敢?


包房里的助理却接到来自自家艺人的电话,可电话另一端居然是传说中一哥的好朋友。


“杨…杨洋哥?”


“峰峰他醉的厉害,我送他回去,帮我跟他告个罪。”


“哦哦哦,好好好!”小助理忙不迭的应下,还来不及说些别的,手机便传来‘通话结束’的声音。


杨洋神色复杂的看着手里的手机,连开机密码都没换,他望着李易峰熟睡的侧脸,是我想的那样吗?你是爱我的对吗?真巧我也是,但似乎他又搞砸了。


一开始愚蠢的自作多情,后来又愚蠢的妄自菲薄,伤害的却永远是自己在乎的人。


黑暗里唯有手机屏幕是亮的,他拨通一个号码,“喂?老贾,我想,问你点事情,关于峰峰。”


你瞧,缘分这东西,斩也斩不断。




——————————————————————————————————————————————————————————————tbc————————————————




阿西吧,狂洒狗血



评论

热度(41)

  1. 守护射手宫制冷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