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射手宫

措手不及(十八)

制冷叽:

措手不及(十八)




30




自饭店包厢那一日后,两人又是好多日不见。原因是迦茵竟不声不响的给李易峰接了国外的工作。


“一个代言,早先就谈拢了,是个国际品牌,打算借你的名声打开中国市场,两赢的买卖。”


李易峰听她这番话简直要气笑了,“所以你招呼都不打就把我送到了机场?我怎么不知道说好的夏季活动变成春季了!”


迦茵掀开眼皮撩了他一眼,“我换的,对方也很满意,并不打算收违约金。”


李易峰此时也冷静下来了,待重新梳理了被突如其来的安排搅乱的大脑,他冷笑道,“你是故意的。”因为自己和杨洋的关系。“但我不是为了让你给我下绊子才把杨洋告诉你的。”


迦茵道,“你们应该分开一阵子,都要冷却一下,好好想想这样的感情真的对你们有利吗?”


有利,有利,又是有利!李易峰快要控制不住喊出声,“我受够了,真的,为什么你们做每一件事情都要思考是否有利呢?我就是爱他啊,我就是喜欢他啊,感情这种东西,怎么可以用是否有利来衡量?”


迦茵歪头想了一会,“我一直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但我没想到聪明人天真起来会这么可怕。你在这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难道演过一次天真无邪就真的傻了吗?说起来我也很奇怪,你们明明认识那么久,为什么合作拍戏的时候没有在一起,反而是时隔几年,在不和传言满天飞的时候,突然就在一起了?”


李易峰一瞬间的僵硬没逃过迦茵的眼睛。可他能说什么呢?迦茵的话直接戳在他的心头,那个他一直在逃避,但终究悬在头顶的问题,现在的杨洋不过是失去多年记忆的刚刚成年的少年,少年的爱,激情却又充满不确信,他不清楚杨洋为什么突然爱上他,他甚至知道杨洋终有一日恢复记忆,然后两人会处在怎样的尴尬场面。可他依旧因为曾经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隐隐约约的感觉,自私也好,不负责任也罢,他确实放纵了自己。


只要一会,哪怕只是现在,想要跟那个人在一起。


迦茵没有继续深究下去,李易峰沉默着,却也没再跟她计较这份行程。


“飞机快起飞了。”


还有半小时,“我去打个电话。”李易峰走到休息室外。


迦茵知道他要给谁打电话,不过她该说的,该做的都干了,这点自由她是不会限制的。




李易峰拨着那个熟悉的号码,他没去翻通信录,只是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按,然后他惊奇的发现这个一个月前还无比陌生的号码此刻毫无停顿的从指尖流泻。太深了,太深了,杨洋留在他身上的记号并不只是身体内部所收到的灼烧,更多的却是灵魂被另一个少年打上了记号,但是,他现在喜欢的,究竟是那个会照顾他的青年,还是这个喜欢朝自己撒娇卖乖的少年。


手机想了很久,十秒,二十秒,一分钟,直到自动挂断。李易峰在休息室外呆了二十分钟,手机被迦茵拿去关机。坐在飞机上时,他偏头看着地面离自己愈来愈遥远,模糊的,似乎感觉到有些事情,也许正在发生变化,好坏未知。


这是生活的魔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杨洋毫不避讳的在老贾面前脱了上衣,他拿着助手递给他的衬衫正要往身上套,低头扣扣子的时候,他没有看见老贾恍然大悟中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直到两人坐上回杨洋家的车,老贾道,“你跟李易峰,什么关系?”


杨洋拿手机玩着游戏,“朋友啊!”他分心道,又接了句,“特别好的朋友。”跟别人都不一样。明明在玩着需要静心思考的解密游戏,可他心里甜的飞起,峰峰,我的峰峰。


“是吗?李易峰手指甲挺尖的吧。”老贾道。


杨洋想也没想便道,“对啊,挠的我后背疼!”话一说完他就知道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


老贾把车靠边停下,“迦茵说的时候我还不信,但今天你换衣服的时候,后背简直精彩纷呈,我都不忍心移开视线。”




31




算起来这是老贾第二次这么正经的跟他坐在一起聊天,而上一次就是昨天。


“我还以为你足够省心,没想到你一捅娄子就来个大的。先说好,我不是女娲,可没有五彩石给你补漏。”


杨洋小媳妇似的坐在边上,“我以后会注意的。”


“以后?”老贾瞪着他,“我真是小瞧了你,你俩怎么搞上的?”


“这得问你呀?”


“我?”


“对啊,要不是你总调侃我俩,我也不会发现我俩是那种关系。”


“你俩什么关系?”


“恋人啊!”


“谁说你俩是一对了!”


杨洋顿时傻眼,不是一对吗?


贾世凯看他那副样子就来气,“我不知道你失忆后跟他发生过什么,但总之你俩尽快给我断了!”


“不要!”杨洋一口回绝。


贾世凯起身就走,“如果你还想混下去,我就告诉你,没商量!”


门被重重甩上,诺大客厅只有杨洋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沙发软绵绵的,就是李易峰喜欢的那种,不知道那个未来的自己是不是因为李易峰才布置了这种沙发。不对,不可能的啊,未来的自己,跟那个人,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其实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不是吗?可是李易峰,李易峰,为什么要答应自己?是被自己烦的吗,反正总有一天要消失的存在,陪他玩几天,也无所谓吧。


“呵。”杨洋尽力捂住脸,他仰头陷在沙发里,可眼泪还是顺着眼角在淌。自作多情而已,真讨人厌啊。




他一动不动了许久,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睁眼已是傍晚。


贴身放的手机烫的那块肉都半熟,杨洋掏出手机,一连串的未接电话,都在一小时前,通讯人李易峰。他突然觉得,哪怕是自作多情,但是这个人,多少对自己也是有一些感觉的吧。因为虽然仅有这段时间的短暂接触,他也能知道这人不会去委屈自己,所以,还是有希望的不是吗?有希望的事,就不该放弃啊。


如同最后一棵救命稻草,杨洋开始重复一个小时前李易峰所做的事,一遍又一遍的重播,一遍又一遍的无人接听。


“峰峰,峰峰,为什么不接电话?”


杨洋选择打给贾世凯,“喂?老贾,你知道峰峰在哪吗?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老贾想,傻孩子,这种问题怎么能问他呢?他是为了这两人好,他在心底告诉自己。


“你俩的关系是迦茵告诉我的,但迦茵一定是从峰峰那知道的,他既然选择告诉迦茵,也许你可以理解为,他默认由我来劝导你,这段感情,有多不现实,有多么,不该存在。”


不会的啊,昨天还没有这样!


“这不可能!”杨洋冲他吼叫。


贾世凯拉远了手机,过了一会才凑上去,道,“没什么不可能,李易峰从来是个理智的人,老实说知道你俩的关系我还在讶异,他怎么可能干这种自断未来的事,现在看来,他果然还是那个理智的李易峰。你也该跟人家学习,当断不断,必有后患。他做到了,你呢?”




手机被扔到远远的地上,砸在地板发出‘咚’的一声。他做到了,自己呢?感情是可以这么理智的东西吗?你有没有心啊?李易峰。


“啊!李易峰!”


他嚎啕大哭,撕心裂肺,那些所有的,来到陌生世界的恐惧,对自身的怀疑,对感情的不确定,此时都化成眼泪,在这一瞬爆发,一点点淌出他的体内。



评论

热度(26)

  1. 守护射手宫制冷叽 转载了此文字